4pxhongkong頻道 > 縱論

那些成年人,別忘了自己也曾是個孩子 | 長城評論

來源: 長城網  
2021-06-01 09:03:00
分享:

 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  馬青

  朋友圈裏讀到一對父女在兒童節前互相寫的信。爸爸在出版社工作,女兒是十歲小學生。

  女兒對爸爸提了兩點意見,一是爸爸有一次忘了老師的通知,害她被批評;二是爸爸是數學系畢業的,卻連她的數學題也不會,還忘了幫她查。信裏提了個小願望,家裏除了金魚什麼都不讓養,可她想養倉鼠。

  父親在給女兒的信裏提了幾點希望,一是健康快樂,就是要注意“瘦一丟丟”,以及“別讓酒瓶似的小眼鏡來纏上你”。二是希望不生氣,他承認自己有點笨,看不懂女兒的小心思,但是千萬別生氣,有什麼事和大人説。第三是希望努力學習。

  信裏是一種商量的、平等的口氣,彷彿爸爸正微笑地蹲在女兒面前,用她能聽得懂的語言和她聊着天。曾有心理學家建議父母和老師跟孩子説話的時候蹲下身,與孩子平視。視角為什麼重要?

  《小王子》劇照。

  假想一下,我們回到了兒童時代,此刻由大人牽着手,擠在人羣中,我們的眼睛前面永遠是其他大人的屁股,視線唯一能穿越的是大人們的腿縫,連呼吸的空氣都更渾濁,這樣的環境,我們會覺得舒服和安全嗎?

  著名兒童教育家蒙台梭利認為,我們應該提供兩個不同的社會環境,一個是為成人的,另一個是為兒童的。那麼,不妨以此為標準來做一個思考題,今天我們給孩子們提供了怎樣適宜他們的社會環境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今天我們的法律環境正在不斷完善中。新修訂的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6月1日正式施行,擴增了家庭保護和學校保護等內容,新增了“政府保護”和“網絡保護”專章,強調對於因監護缺失而身處困境的兒童,政府應兜底保障;明確未保協調機制的具體工作由民政負責;街道和社區等基層單位需要設置專人專崗來負責未保工作,真正讓未保工作可參考、可操作、可執行。

  但社會環境卻還是有不少令人遺憾之處。在一部分人眼裏,兒童並不可愛,反而是麻煩,所以飛機火車上如果有孩子哭鬧不止的時候,周遭人厭惡、嫌棄的眼光,足以讓孩子父母心態崩潰。曾有一對夫婦在飛機上挨個座位留一封信和一份小禮物,解釋自家寶寶還小,有可能哭鬧吵到大家,請求諒解,這個做法被很多人盛讚,可是從某種意義上説,這樣做也抬高了對嬰幼兒的理解門檻。這是高尚的行為,而不能被當成出行標配。對“人類幼崽”的遷就,是成年人的責任,是社會繁衍之必須。

  對嬰幼兒都欠缺耐心,更不用説是大一點的孩子了,一旦犯了錯,“熊孩子”標籤一定蓋你沒商量。而一蓋上這個章,彷彿成年人就擁有了某種“豁免”特權,和孩子相爭就不叫以大欺小,而變成“你父母不教訓你,我代表社會教訓你”。

  問題在於,這時的“熊孩子”可能是沒有自控力的低齡幼童,可能是不小心無意識犯的錯,可能是沒有惡意的調皮搗蛋。而那種主觀惡意重的故意違法犯罪者,在未成年人中畢竟是極少數。更何況,不同的情況應該區別對待,不分輕重一律冠之以“熊孩子”的稱呼,只能説明社會耐心真成了稀缺物。沒有寬容心、同理心的成年人,內心深處才是真躲着一個“熊孩子”吧。    

  另一個不夠友好的領域是消費領域,兒童經濟被很多人緊盯,和兒童有關的消費品簡直目不暇接,可是,兒童消費品質量如何呢?今年以來全國12315平台接到兒童用品投訴舉報5.16萬件,同比增長152%。就更不用説,本來不該出現在兒童消費領域的盲盒、直播打賞,也都不斷向未成年人伸出了誘惑的鈎子。兒童節,不應該是兒童消費節,更不能是消費兒童節。

  有人説,如果成人忘記自己曾經是一個兒童,那麼,他就不能給孩子一個適宜發展的環境,就不會去克服他自己與孩子之間的衝突。我們能蹲下身去,讓自己重新站在兒童的高度去觀察一下世界嗎? 

關鍵詞:六一,童年責任編輯:郭紅